乔颜微微

点开呀www


杂食党,目前蹲在凹凸和小英雄的坑里!




cp主all金和轰出胜!不偏袒任何cp!每一对cp都可爱!

【百篇贺金 No.78】【嘉瑞金】养猫日志②

*ooc注意!

*cp嘉瑞金,全员客串,有一点点all金

*突然的后续XD

1

今天是嘉德罗斯和金打疫苗的日子,格瑞早早地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带两只猫去医院打疫苗。

金凑到格瑞手边蹭了蹭他的手背,然后爬到他的腿上趴下来。格瑞摸了摸金的头,脸上带着温柔的笑。

"喵!"嘉德罗斯也跳了上来,扒拉了一下金的尾巴,对于金不跟它一起玩显得很是不满。金扭过头看了一眼嘉德罗斯,站了起来又凑到了嘉德罗斯的旁边细细的叫了一声。

两只猫凑到一起的场景显得非常有爱,格瑞悄悄地拿起搁在一边的手机准备拍下这一幕,手机不小心碰到了放在旁边的箭头玩具,玩具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一人两猫谁也没去在意。

格瑞捧着金的脸揉了两下,软乎乎的触感简直欲罢不能。嘉德罗斯凶狠的叫了两声却被格瑞直接捏着后颈放进了猫用手提包,格瑞还和它对视了一会,然后毫不留情的转头继续撸金。

嘉德罗斯:喵嗷嗷哦嗷嗷嗷!(你给我撒开渣渣!)

但是格瑞并不能听懂它在讲什么,收拾好该带的东西以后怀里抱着金,手里提着装着嘉德罗斯的手提包就出门了。

一出门一人两猫就碰到了安迷修,安迷修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容,伸手摸了摸金的头,又跟格瑞说了最近店里刚到的猫粮可以给他打个折,在两个人讲话的时候金一直轻声叫着安抚在手提包里的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听着金的叫声也乖乖的趴在手提包里透过透明的那一层望着金,两只猫对视,金先欢快的叫了起来,嘉德罗斯慵懒的叫了一声扒着包看着金。

哼,渣渣果然还是得看着我才可以。

格瑞看了一眼手表,预约的时间快要到了:"那我就先走了。"

安迷修又撸了一把金的毛:"好,那你回来就来我店里拿猫粮吧。"说完他又捏了捏金的脸:"我给金多拿点容易消化的。"

"嗯,谢谢。"格瑞垂着眼看着怀里的金,金似乎是注意到他的视线,把头抬起来轻轻的喵了一声,小脑袋往旁边一歪,大眼睛眨了眨。

哦天,太可爱了吧!

和安迷修分开以后格瑞把金也放到了包里,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宠物医院。

宠物医院今天的人流量很大,格瑞怀里紧紧抱着包,在人群中穿梭,看到科室门牌的时候才终于松了口气。

扎完疫苗以后格瑞被护士叫去填收费单,嘉德罗斯和金窝在他脚边,两只猫窝在一起变成一大团金色毛球,护士看了一眼两只猫笑眯眯的跟格瑞开玩笑:"您家这两只猫真的感情很好啊。"

格瑞低头看看窝在自己脚边的两只,再把视线放到收费单上时银色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嘴角的一丝笑。

"是啊。"

2

格瑞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突然被人叫住了,他回头看发现是刚刚的护士小姐,护士小姐快步走到他面前,抱歉的表示还有一个单子需要填,请他快些回去填好。

格瑞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窝在一起的两只猫,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蹲下身摸了摸两只猫,金蹭了蹭格瑞的手心。格瑞起身冲着护士点了点头两人便一起离开。

金看着格瑞消失在视觉范围内,轻轻的喵了一声。

格瑞要去哪里呀?

嘉德罗斯终于从手提包那逼仄的空间逃了出来,倒是很有精神的在一小片空间里活动,同时余光一直紧紧盯着金不放。

金倒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嘉德罗斯看着自己,依旧自顾自的追着一只小蝴蝶玩,蝴蝶飞的很快,金一直追着它跑不小心就跑到了一个小男孩的脚下。

小男孩低头看到了金,原本无神的眼睛突然有了光彩,他突然弯腰把金直接抱到了自己的怀里就朝着自己家的车跑了过去。

金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当男孩打开车门的时候它敏锐的感觉到了危险,它也感觉到了不能就这么被小男孩带走,努力挣扎着想要下来,男孩反倒死死的抱住了它,金被勒的很难受忍不住挠了一下男孩的手臂,男孩一下子把它摔到自己家车后座上:"这只猫一点都不听话!妈妈!"

一直坐在驾驶座上的女人回头看了一眼被甩在后座上的小猫,轻轻的笑了一下,那笑让金浑身汗毛炸起:"没关系,养一养就会听话了,就像你之前那些小猫一样。对吧?"

男孩听了自己妈妈的话以后也笑了起来:"对!跟以前的猫猫一样!可是它们都不乖……"

金不是很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也能感觉到并不是什么好事,男孩坐到了它的旁边,把它死死地抱在怀里,还在它的耳边嘀咕着什么:"那些猫猫都跑掉了……你可不能跑掉哦……"

不跑掉才会有问题!金开始用爪子不停地挠向车门,嘴里也发出叫声试图让外面的嘉德罗斯能够发现。女人完全没有理会它的叫声,一踩油门发动了车子。

嘉德罗斯隐隐约约听到了金的叫声,猛的一扭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看不到了金,连忙朝着听到声音的方向狂奔。

渣渣怎么突然就……应该一直看着的!

嘉德罗斯跑过去的时候正巧一辆轿车从它的身前驶过,它急忙刹车,扭头四处张望着金的身影,但却什么也没看到。

而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与嘉德罗斯错了过去,拼命地挣扎起来却被男孩一把拎起了后颈,只能看着嘉德罗斯离自己越来越远。

嘉德罗斯!!!我在这里啊!

看一看这里!

然而金无论怎么呼喊嘉德罗斯都已经听不到了,它们之间的距离已经隔开了很远。

嘉德罗斯在四处寻找着金,它感觉到了惶恐。

渣渣……跑哪去了?!

你跑到哪里去了啊!

格瑞急匆匆的从医院大门走出来,却看不到了自家的猫咪们,眉头一皱开始四处张望,一眼就看到了到处跑的嘉德罗斯。

金呢?

格瑞小跑过去把嘉德罗斯拎了起来抱在怀里,四处找着金,但却哪里都没看到熟悉的金色小团子。

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到处都是抱着自家宠物的主人们,格瑞抱着嘉德罗斯在人群中穿梭,低头不停寻找着另一只小猫。

拜托……现在就出现好不好……你去哪里了?

金啊!

格瑞找了整整一圈,都没有看到金的身影。他喘了口气,一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仰着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怀里的嘉德罗斯,突然开口了:"大哥哥,这只小猫是你的吗?"

格瑞抿了抿嘴唇,忍下撇下小女孩直接去找金的冲动,点了点头。小女孩的大眼睛看着他,小手往出口的方向一指:"和它一起的那只小猫,刚刚被人抱走了哦,大哥哥。"

抱走了?!格瑞蹲下身扶住小女孩的肩膀,眉毛紧紧的皱着:"被抱走了吗?什么时候?"

小女孩往后退了一步,说了一句"就在刚刚"就转身跑掉了,留下格瑞抱着嘉德罗斯愣在原地。

是谁把我的金带走了?

3

金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医院,叫声慢慢的小了下来。男孩满意的看着它,放心的把它放在后座上,金也只是伏在上面不动弹。

它当然不是就这么放弃了,它一定要回去找格瑞和嘉德罗斯!

但现在要怎么从这里跑出去呢……它决定先不动看看自己会被带到哪里。

这些都是它在格瑞放的电视里看到的,所以它一定要回家找格瑞!

女人好像要下车去便利店买点东西,和男孩说了一声以后停下了车子。男孩坐了一会打算跟着自己妈妈出去,在他刚刚打开车门的那个瞬间,一直趴在后座显得十分乖巧的金迅速的冲了出去,男孩一惊连忙伸手想要去捉住它,金一扭身使劲挠了一下男孩的手背,男孩一脚踢到了金的身上。

这一脚对于金来说很重,但它也顾不上疼迅速的跑掉了,留下了男孩捂着自己的手愤恨的看着金消失的方向。

"你们……都只会跑掉!"

金只知道一直向前跑,他生怕男孩追上来将自己带走,等到跑到一个街角的时候才停下来偷偷看向自己身后,看不到男孩以后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里是哪里啊?金望望这边又看看那边,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路。

这里是一条商业街,每天经过的人都很多,金在人们的脚下小心的穿行,努力寻找着回家的方向。

都是不认识的路标……金跳上一个台阶,稍稍休息了一下。它看着陌生的人群和陌生的路,小脑袋垂了下来。

如果不去追那只蝴蝶就好了,嘉德罗斯和格瑞一定会很着急的吧!

不行,它一定要回家!

金确定了决心,正准备继续走的时候被男孩踢到的腹部开始疼了起来,它喵了一声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吸引了在长椅上坐着的女孩。

等那股疼过去了以后金抬起了小脑袋,一下子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对视了,它吓了一大跳,往后跳了一大步警惕的看着女孩。

她也是来抓它的吗?

女孩对于金警惕的行为没有表示出不满,她只是试探着伸出手想要摸一摸金的头,金猛的一扭头躲了过去。

女孩歪了歪脑袋,薄荷色的眼睛看着金,眼睛底下贴着的黑色倒三角贴纸很是显眼:"小猫……你受伤了吧?"

是在问自己是不是受伤了吗?但会不会又是像刚刚那个男孩一样的人呢……金眨了眨眼睛,视线落到了女孩胸前的校徽上。

诶……这个标志它在凯莉的衣服上好像看过到!凯莉好像还说过这个东西叫做……校徽?她和凯莉姐姐是一个学校的吗?

女孩趁它不注意把它抱了起来,金一惊开始疯狂挣扎想要跳下去,女孩的手轻柔的摸着它的头,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很神奇的让金感觉到了一丝安心。

她好像不会伤害自己。

女孩很小心的抱着金走回刚刚自己坐这的长椅拿起了自己的包,准备带着金去附近的宠物诊所去看一看。

金一直扒着女孩的一只胳膊,准备一有不对立马跳下去逃走。它趴在女孩怀里看着女孩身边走过各种模样的人,偏偏哪个人都不是格瑞。

好想格瑞和嘉德罗斯啊……

小猫有点心情低落,安莉洁很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一点。她又伸手摸了摸小猫的头,小猫没什么精神的趴在她的怀里。

受伤的地方很严重吗?还是快点带去附近的宠物诊所看一看吧。

安莉洁快步往已经能看到的宠物诊所跑过去,她身后不远处有个男生忽然咦了一声。

凯莉拍了一下紫堂幻的肩膀,好奇他刚刚的反应:"看见什么了?"

紫堂幻把脸扭了回来摇了摇头:"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安莉洁养了猫吗?

TBC.












是的这个还有后续……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但一定会写完的哈哈哈哈!

【嘉瑞金】养猫日志

*ooc注意!

*全员客串,cp为嘉金和瑞金,金受only

*有私设,部分成员为宠物设定

OK?↓

1

格瑞养了两只猫。

一只金黄的和一只橘黄色的。

凯莉对于格瑞这么冷淡的人居然会养猫而且一养还是两只这件事表现出很大的好奇心,格瑞对她的好奇心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安静的合上了手里的书,转而翻开了一个小小的本子。

嗯,今天该给他们买猫粮了。格瑞翻着自己记下的细碎的注意事项,却也是忍不住回想起刚刚收养两只小家伙的时候。

两只猫是一起到他家里来的,在一个小雨的日子。

他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外面的天灰蒙蒙的,给人有些压抑的感觉。虽然那一天是假日,他却发现自己的冰箱里已经空空荡荡,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垫补肚子的只好出门去买一点东西回来吃。

他看到两只小家伙是在商业街的角落里,两只小小的猫崽依偎在一起,微微地发着抖。

那天的温度有些低,格瑞撑着绿色的伞低头看着纸箱里面蜷缩着的两只猫崽,又转头看了看因为雨天有些冷清的商业街。

刚刚出生没多久吧,这么小。格瑞把伞全部护在纸箱的上方而将自己的身体全部暴露在雨中,银色的头发很快就湿了,雨滴顺着发梢悄悄地滑进了衣领里,带来微微的凉意。

“喵呜~”一直被金黄色的猫咪抱在怀里的橘色猫咪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微微睁开了眼睛。

漂亮的水蓝色眸子与他的紫色眸子对视了一下,他突然感觉心里一跳。

这只猫……为什么刚刚感觉它笑了?

但是猫不是不会笑的吗?

还不等他想些什么金黄色的猫咪也醒了,看到他的第一反应却不像橘色猫咪那么友好,立马睁开了金黄色的眼睛,危险的冲他呲牙。但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奶猫能有多大呢,发出的声音不太像威胁反倒有点像在撒娇。

雨势开始变大了,雨滴变的密集了起来,拍打在绿色的伞面上发出有节奏的滴答声。橘色的小猫睁着大大的眸子看着他,轻轻的喵了一声。

……算了。

他抱着已经有点湿掉的纸箱,撑着自己的伞把两只猫咪带回了家。路上那只橘色的猫咪一直对着他喵喵叫,可能是很开心?金黄色的猫咪只是一直靠在橘色猫咪旁边,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那个场景后来被格瑞画成了水彩画放在家里,还裱了个框子放在一进门就能看到的柜子上,反正也不知道它们看不看得懂就是了。

说到为什么要把它们带回家……格瑞想,大概是金的那双水蓝色的眼睛吧。

实在是很好看。

这种理由要是对着凯莉说出来的话肯定会被笑的,还是不要说了。

嗯,该给他们买猫粮了。

2

金和嘉德罗斯都是橘猫。

虽然两只猫的毛色有点差异就是了,但这不影响两只猫相亲相爱的在一起。

格瑞反正是这么认为的,无论他在干什么都能看到嘉德罗斯非常认真的带着金一起玩,虽然很多时候金都被它压在下面就是了。

今天再一次被嘉德罗斯压的喘不过气的金表示:我们才没有相亲相爱呢!

但是格瑞听不懂呀,每一次看着它们两个滚在一起互相闹的时候格瑞只会默默拿出他买的摄像机对着它们狂拍,随后还会露出平时不经常露出的微笑来。

格瑞你不要随便拍猫片啦!等我摆个pose嘛!金每一回都是这么想的,然而每一回嘉德罗斯都不会让它的想法成真,每一次好不容易碰上摆了个萌萌的姿势等格瑞来拍的时候,嘉德罗斯都会毫不犹豫的朝自己扑过来,然后格瑞在这个时候就按下了快门!

噫呜呜噫!格瑞你再等等我嘛!嘉德罗斯你就不能等我拍完了再扑过来吗?

虽然内心很不情愿然而每次嘉德罗斯扑过来的时候金都没有反抗。

【你要是真的不情愿的话推开不就好了。】紫色的猫咪优雅地舔了舔自己前爪上的毛,鸢紫色的眼睛仿佛盛了星辰大海一般,头上不知道为什么绑了一条白色的星星头巾,尾部垂在地板上。

【看我每回都把安迷修挠的哇哇叫。】

Emmmmm你那样子安迷修店长会哭的吧……金每次听雷狮这么说都为安迷修捏了把汗,尾巴轻轻地晃了晃。

嘉德罗斯听到雷狮的话睁开了一只眼睛,左眼下面的黑色星星胎记随着动作跳了一下。它只是很不屑的喵了一声,尾巴缠上金的腰又闭眼睡了过去。

安迷修是住在格瑞家对面的宠物店店长,而雷狮则是店里和店长最过不去的一只猫,格瑞不止一次看到安迷修试图帮雷狮洗澡结果却被挠的一脸抓痕的样子。

“要不就把它的指甲剪一剪吧,不能总是这么挠你吧。”再一次见到安迷修的惨状后格瑞还是忍不住提了个建议,安迷修听了之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手里拿着棉签蘸了酒精帮自己消毒,嘴上还不消停:“诶,没关系,其实雷狮还是对我很好的啊~”

我可没看到。格瑞腹诽,抱起寄放在他店里的金和嘉德罗斯,冲他说了再见以后走出了店。

“我都那么说你好话啦,今天好好听话洗澡好吗雷狮!……呀!”

呵,人类。

走出店门的一人两猫从来没有这么一致的想法。

3

对于洗澡这件事情金和嘉德罗斯一向是站在同一个战线上的,每当格瑞手里拿好了猫用沐浴露朝着它们俩走过来的时候永远都是它们两个最团结的时候。

金不喜欢洗澡的原因纯属是不太喜欢水把毛都打湿的感觉,虽然格瑞给自己洗澡的时候动作总是很舒服,但是对于洗澡这件事情……它还是很抗拒的!

而嘉德罗斯估计是真的不喜欢洗澡,起码金哄一哄就会乖乖的窝在格瑞的怀里去洗澡,而嘉德罗斯则完全不是这样。每一次都是要让格瑞满屋子的找它直到实在没有地方躲了以后,才能被格瑞找到空子提着它去洗澡。

格瑞对于嘉德罗斯经常躲到衣柜上方的行为表示无语。

你以为我看不到你吗!

在洗澡的时候一般是两只猫一块洗,而在一起洗的时候嘉德罗斯往往会用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不喜欢洗澡,比如时不时扑向正在抹沐浴露的金,比如突然挠向格瑞。但是自从格瑞拿着指甲剪把它的指甲剪掉之后这个行为就没有什么威慑力了。

格瑞给它们洗澡的动作总是很轻柔的,金洗澡的时候喜欢盯着格瑞看,海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格瑞有时候也会柔和了表情盯着金看,嘴角略微有了些弧度,但是一人一猫的对视往往不会持续很久,因为旁边还有位金毛祖宗呢。

嘉德罗斯直到现在对于金的保护欲还是非常强烈,无论是面对谁。上一次凯莉和紫堂幻来家里撸猫的时候,凯莉只是把金抱了起来,嘉德罗斯就已经挠向了她的长筒袜。

而对于格瑞,嘉德罗斯也只是微微放松了警惕而已。主要表现在平常他被抱起来可以,但是金被抱起来超过30秒它就绝对会叫的超凶!

嘉德罗斯:【超凶 .jpg.】

而金对于嘉德罗斯对它的保护欲丝毫没有自觉,每天格瑞回来都是第一个冲到玄关迎接,完全没有作为一只猫主子的自觉性。

雷狮和嘉德罗斯对于它的这种毫无自觉表示非常痛心。

就像现在这样,金乖乖躺在格瑞给它们俩准备好的盆里洗澡,还发出舒服的呼噜声,旁边的嘉德罗斯很是不屑的睨了它一眼,闭上眼睛任由格瑞他在自己身上抹沐浴露。

但是这种乖巧也仅仅是体现在洗澡后期,在格瑞拿着吹风机朝它们俩走过来的时候,金还是下意识的躲在了嘉德罗斯的身后。

这已经是两只猫的习惯了。

但是格瑞怎么可能让它们俩湿着毛在家里木地板上跑来跑去?他在这件事情上面态度还是非常强硬的,既然嘉德罗斯挡在前面那就先把它吹干吧。

目睹嘉德罗斯被带走的金:QAQ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罗斯!

嘉德罗斯:喵嗷嗷嗷嗷!

在嘉德罗斯非常强烈的反抗下,格瑞还是把它吹干了,刚吹干的毛蓬蓬的,嘉德罗斯蹲在格瑞旁边,活像一只球。

吹干金相对来说要轻松很多,因为金舍不得去挠格瑞,平常不小心挠到了还会紧张兮兮的盯着格瑞,水蓝色的眼睛眨了又眨,看的忍不住让人心软起来。

用凯莉的话来说,金不被人喜欢真的是不可能,光是那双眼睛就能俘获一群人的芳心,比如她自己。

金乖乖的趴在格瑞的腿上,一只肉垫还搭在他的手上,时不时因为风闭上眼睛,小下巴抬起来,一副乖顺的模样。

金被吹干了以后就被在旁边虎视眈眈了许久的嘉德罗斯一口叼住后颈给拖走了,两只猫吃的明明差不多但是体格却不知道为什么差了那么多,嘉德罗斯和金蹲在一起感觉比金大了整整一圈……

格瑞在后面看着两只猫的体型,深刻思考起来要不要给金加餐的问题。

4

关于养猫的问题格瑞一向是去问住在对门的安迷修的,安迷修也经常会很热心的回答他的问题,邻里关系非常融洽。

不过偶尔也会出现以下对话。

“两张,不能再多了。”

“三张,就三张!”

“就两张。”

“格瑞,就三张,就三张!”

“……我拒绝。”

别误会,他们只是在交换猫片的问题上有一点小小的争执罢了,特别是在关于金的猫片上面,安迷修从来没能在格瑞手上拿到超过两张以上的金的照片。

从来没有超过两张。

多让人难过啊。

不过没关系,他还可以吸活的!安迷修每次在格瑞把家里的两只猫都托付在店里的时候都在心里这么想。

不过也就只能想想了吧。

嘉德罗斯的爪子和牙可不是吃素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挠的满脸都是痕迹的安迷修:……我好难过。

金每一次对于安迷修试图靠近自己的行为毫无察觉,因为每一次安迷修要接近它的时候都被嘉德罗斯拦下来了……

但是安迷修并没有死心,而是在喂午饭的时候再次将手伸向了金,这一回嘉德罗斯还没来得及扑上去挠安迷修的脸就错愕的看到金乖乖的把头抬起来让安迷修摸自己的头。

金其实对于安迷修一直没有摸到自己这件事情也是很介意的,毕竟安迷修总是对自己很好,眼睛也很好看!

小橘猫金对于好看唯一的标准就是眼睛,它一直觉得身边所有的生物都非常好看。安迷修碧绿的眼睛一直让它非常喜欢,也就非常期待安迷修可以摸摸自己。

但是每一次安迷修都摸不到自己,看着他那双有点暗淡的眼睛,金觉得自己也该试图努力一把,主动让安迷修摸摸自己!

安迷修终于是成功的摸到了一直想着的橘猫,高兴的把金抱在怀里,金还温顺的蹭了蹭他的下巴。

至于嘉德罗斯挠上来的爪子还有不知道站在店门口看了多久的冷脸格瑞那就都是后话了。

格瑞决定以后交换照片的时候只给安迷修一张嘉德罗斯了。

当然,安迷修现在还不知道。
















TBC.



嘉德罗斯生日快乐!今年又长大一岁啦www!这个可能会有后续叭,大概( ´・◡・`)







直男摄影绝不认输【x】明信片超好看超可爱!给玛门一个大亲亲!(*´∀`)~♥ @MAMMON

绿谷小天使冲鸭!

绿谷痴汉协会大会员:

投票啊,给小久投票啊!给小久投票的都是天使,都是好人!祝你们平安幸福!!

月刺啾:

今天b萌的b组是小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厚颜无耻来拉票
谁投他谁就是我祖宗!

【all金】和天敌谈恋爱[番外]

*血族pa

*cp为all金,雷者点叉叉哟

*时间线为雷狮刚把受伤的金带回家

*听说all金的题目是血族速打了个番外……还是晚了几分钟,emmmm……



1

今天的雨下的非常大,天色阴沉沉的时不时响起两声雷鸣。卡米尔站在窗边一只手拉着窗帘观望着门口的方向。

大哥不该这时候还没回来的。

帕洛斯从楼上下来,一眼就望见了站在窗边的卡米尔,又看了看四周嘴角轻轻一勾,什么也没说迈步向沙发走去。手指接触到沙发的表面以后他才突然开口:“老大还没回来?”

卡米尔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就把头又扭了回去。

帕洛斯挑了挑眉,伸手掂起果盘里的一粒樱桃,牙齿一咬滋出了红色的汁水。淡金色的眸子眨了眨,终于觉出了一丝乏味的气息。

要是能有些什么乐子就好了。他看了一眼坐在沙发另一边的佩利,挑了挑眉又看向了水晶茶几上的果盘,灯光照在果盘上倒是反射出了漂亮的光,但是看久了也就觉得乏味了。

果然是需要什么新乐子。

佩利原本是拿着肉在啃,他突然闻到了一股很不一样的味道:“人类的味道!还有老大的!”

这个人类身上还有血的味道啊,帕洛斯身为血族一向对于血的味道异常的敏锐,他看向卡米尔,卡米尔显然也是闻到了,眉毛皱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雷狮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怀里还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金发男孩,男孩已经晕过去了,他额上留下来的血在他的脸上显得十分狰狞。

女仆长连忙为雷狮拿来了干毛巾准备为他擦拭,雷狮却自顾自的把干毛巾拿过来就直接罩在了金发男孩的身上,任由自己身上的衣料不停地往下滴水,地毯上洇了很大一块深色印记。

雷狮也没有对男孩的来历多说些什么,直接把男孩丢给了女仆们让他们把这孩子好好清洗一下然后处理好伤口,女仆长点了点头和女仆们一起将金发男孩带去了浴室。

帕洛斯将一切都看在了眼底,好奇的眨了眨眼,嘴角还是挂着和平时一样的笑容:“老大你要不要去休息?”

卡米尔在雷狮旁边站定,实际上他已经站在他身边很久了:“欢迎回来,大哥。要去休息吗?”

雷狮把自己湿透了的白色头巾摘下来甩了一下黑色的头发,右手把刘海撩了起来,唇角一直带着笑容:“暂时不去。”

卡米尔抬头看他:“大哥心情很好吗?”

“算是吧。”雷狮也不管自己的衣服都湿了,直接坐到沙发上,两条长腿交叠,手里把玩着一枚小小的金色徽章,那徽章在光的照射下微微的泛出金色的光来,“也算是捡到有趣的东西了。”

“话说老大你怎么会带着人类回来啊?”佩利两三下把肉啃完,双眼闪耀着好战的光:“带回来练手的吗!”

这蠢狗,帕洛斯暗自腹诽。

雷狮也没在意佩利的说法,摇了摇头,鸢紫色的眸子闪了闪。

“一个很有用的战利品。”

2

金的身体素质不太好,在昏睡了三天以后他才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了不熟悉的布景,吓得他直接坐了起来,在看到屋子里面出现的四个陌生人时又吓了一大跳。

他似乎非常怕人,尽管雷狮他们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血族身份,金发的小男孩还是瑟缩在床头,努力的把自己的存在感减到最小值。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雷狮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很有意思,“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不感谢我吗?”

嗯?金眨了眨眼睛,努力的去回想当时的情况但是记忆太模糊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能冲着雷狮点头:“非,非常感谢您!”

卡米尔拉上了窗帘尽量不让阳光透过来,虽然他们也可以在阳光下活动但是本身的畏光性让他仍是不太喜欢阳光。

房间里的色调一下子暗了下来,金本身有些怕黑,在这种氛围下更是恨不得把自己缩到被子里面。

“你的名字叫什么?”一直靠在门边的人朝他发问,淡金色的眼睛里面空空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金对于人的情绪一向很敏锐,但是对这个人他真的感觉不出来什么,水蓝色的眸子眨了眨,小心翼翼的回答:“我叫金。”

倒是个和长相很相符的名字。帕洛斯背靠着墙 ,冲着金笑了一下,只是这笑容真假就不可知了。

人类男孩,战利品?似乎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佩利倒是大大咧咧的直接坐到了金的旁边,对于男孩来说面前的人有些过于高大了,那双兽瞳又把他吓得一抖。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他还要去找姐姐呢……对了,徽章呢?!

他的脑内猛的警铃大作,脸上的表情也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雷狮看着他这幅样子嘴角微微勾起,。人没多大,反应还不慢,他冲着金晃了晃手里的金色徽章,“你是在找这个吗?”

金看他的眼神一下变得无比警惕,“是的,能请您把它还给我吗?”

小男孩的手在说话的时候抓紧了被子,佩利看着面前的金发小团子突然生出了揉揉头的冲动。想到就去做,这是佩利一贯的作风,当他把手放到金的头上的时候很明显感觉到了掌下之人的颤抖,另一只手直接扯上了柔嫩的皮肤:“你看上去好像很好吃啊。”

噫!金又一抖,这些人都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会这么无所谓的说出来这种话啊!

他想找姐姐……

雷狮把徽章收回了自己的上衣口袋,歪着头冲着金微微一笑:“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在这里生活了,徽章的话等你长大了再说,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想再被人捡走吗?”

小男孩的想法都写在脸上,雷狮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说完了要说的话以后他站了起来,走到床前弯下腰,两个人视线相接。

“我叫雷狮。”

3

女仆们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雷狮他们回家的频率变得频繁了不少。

而且她们突然发现佩利先生居然很会带孩子?

这可是个大发现。

其实对于佩利很会带孩子这一说也只是和另外的三个人对比得出的,金和他们混熟了以后渐渐露出了原本的孩子心性。金喜欢阳光,每天都想要出去玩,而身为血族的雷狮三人很显然不适合带他出去,佩利在这个时候成为了最佳人选。

于是每天佩利都会把金抱到自己的肩膀上,金也会很配合的坐好然后两个人就一起兴奋的冲出去。

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混在一起的两个人无比迅速的成了关系最好的朋友,金每次一有什么事情第一个找的绝对是佩利,摔倒了绝对是佩利第一个冲过去把他抱起来。

某天雷狮终于忍不了了,把金抱到自己的腿上直直的盯着他:“小鬼,你现在在我们里面最喜欢的人是谁!”

金听到问题连犹豫都没有犹豫,露出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声音清脆嘹亮:“佩利!”

又是佩利啊……

后来女仆们又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现象。

比如雷狮先生经常会把玩累睡着的金抱到自己腿上;卡米尔先生经常和金一起吃甜点;帕洛斯先生戏弄金的次数更加频繁了起来。

然而当再一次问金的时候,金眨了眨自己大大的蓝色眼睛,依旧笑容灿烂的回答:“佩利!”

啧,好气哦。
















Fin.




@LOFTER小秘书   这件事真的非常过分了,请小秘书好好查清楚这件事,太太已经被无故屏蔽很多次了

秃奔菌太郎:

【请求转载】
希望大家在转发里帮我也艾特一下小秘书
虽然目前这只是我一个人的困境,但它代表了整个平台的漏洞,有朝一日一定会影响到大家的正常使用

@LOFTER小秘书
不好意思
能不能解释一下
这样是不是有一些过分了
我这一周内已经被无故屏蔽七次了
这几篇都是内容非常健康向上、非常纯爱、甚至连爱也没有的。

所以我想请问一下LOFTER屏蔽文章的标准到底是什么?是看心情吗?

以及如何处理恶意举报
就比如说有个人一直追着我举报,每天都举报我、每篇文章挨个点
请问你们是姑息他、他一点你们马上就来屏蔽我,还是用什么措施处理一下这位恶意满满的用户?

人在暗、我在明
我是一个勤奋产出的用户
我现在遭遇这种攻击,向你们求助是否有用?
还是说干脆连连这一篇也屏蔽掉呢?
请解答,谢谢。

好久没画画了……画一个我喜欢的梅雨酱~复健中……

【雷安/ABO】《逆光》终于生出来啦~

辰溪:

当当当当~


内牛满面终于送去排版了


全文22W+1W未公开古风番外


因为一本太厚 就分了上下册 定价78(运费另算)


预售从6月25日至7月25日 预售结束就开始发货~强调!!!是预售!!!正式发货要到7月25日


购买通道戳我戳我


转发点赞随机抽两名幸运小伙伴送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