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颜微微

点开呀www


杂食党,目前蹲在凹凸和小英雄的坑里!




cp主all金和轰出胜!不偏袒任何cp!每一对cp都可爱!

【嘉瑞金】养猫日志

*ooc注意!

*全员客串,cp为嘉金和瑞金,金受only

*有私设,部分成员为宠物设定

OK?↓

1

格瑞养了两只猫。

一只金黄的和一只橘黄色的。

凯莉对于格瑞这么冷淡的人居然会养猫而且一养还是两只这件事表现出很大的好奇心,格瑞对她的好奇心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安静的合上了手里的书,转而翻开了一个小小的本子。

嗯,今天该给他们买猫粮了。格瑞翻着自己记下的细碎的注意事项,却也是忍不住回想起刚刚收养两只小家伙的时候。

两只猫是一起到他家里来的,在一个小雨的日子。

他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外面的天灰蒙蒙的,给人有些压抑的感觉。虽然那一天是假日,他却发现自己的冰箱里已经空空荡荡,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垫补肚子的只好出门去买一点东西回来吃。

他看到两只小家伙是在商业街的角落里,两只小小的猫崽依偎在一起,微微地发着抖。

那天的温度有些低,格瑞撑着绿色的伞低头看着纸箱里面蜷缩着的两只猫崽,又转头看了看因为雨天有些冷清的商业街。

刚刚出生没多久吧,这么小。格瑞把伞全部护在纸箱的上方而将自己的身体全部暴露在雨中,银色的头发很快就湿了,雨滴顺着发梢悄悄地滑进了衣领里,带来微微的凉意。

“喵呜~”一直被金黄色的猫咪抱在怀里的橘色猫咪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微微睁开了眼睛。

漂亮的水蓝色眸子与他的紫色眸子对视了一下,他突然感觉心里一跳。

这只猫……为什么刚刚感觉它笑了?

但是猫不是不会笑的吗?

还不等他想些什么金黄色的猫咪也醒了,看到他的第一反应却不像橘色猫咪那么友好,立马睁开了金黄色的眼睛,危险的冲他呲牙。但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奶猫能有多大呢,发出的声音不太像威胁反倒有点像在撒娇。

雨势开始变大了,雨滴变的密集了起来,拍打在绿色的伞面上发出有节奏的滴答声。橘色的小猫睁着大大的眸子看着他,轻轻的喵了一声。

……算了。

他抱着已经有点湿掉的纸箱,撑着自己的伞把两只猫咪带回了家。路上那只橘色的猫咪一直对着他喵喵叫,可能是很开心?金黄色的猫咪只是一直靠在橘色猫咪旁边,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那个场景后来被格瑞画成了水彩画放在家里,还裱了个框子放在一进门就能看到的柜子上,反正也不知道它们看不看得懂就是了。

说到为什么要把它们带回家……格瑞想,大概是金的那双水蓝色的眼睛吧。

实在是很好看。

这种理由要是对着凯莉说出来的话肯定会被笑的,还是不要说了。

嗯,该给他们买猫粮了。

2

金和嘉德罗斯都是橘猫。

虽然两只猫的毛色有点差异就是了,但这不影响两只猫相亲相爱的在一起。

格瑞反正是这么认为的,无论他在干什么都能看到嘉德罗斯非常认真的带着金一起玩,虽然很多时候金都被它压在下面就是了。

今天再一次被嘉德罗斯压的喘不过气的金表示:我们才没有相亲相爱呢!

但是格瑞听不懂呀,每一次看着它们两个滚在一起互相闹的时候格瑞只会默默拿出他买的摄像机对着它们狂拍,随后还会露出平时不经常露出的微笑来。

格瑞你不要随便拍猫片啦!等我摆个pose嘛!金每一回都是这么想的,然而每一回嘉德罗斯都不会让它的想法成真,每一次好不容易碰上摆了个萌萌的姿势等格瑞来拍的时候,嘉德罗斯都会毫不犹豫的朝自己扑过来,然后格瑞在这个时候就按下了快门!

噫呜呜噫!格瑞你再等等我嘛!嘉德罗斯你就不能等我拍完了再扑过来吗?

虽然内心很不情愿然而每次嘉德罗斯扑过来的时候金都没有反抗。

【你要是真的不情愿的话推开不就好了。】紫色的猫咪优雅地舔了舔自己前爪上的毛,鸢紫色的眼睛仿佛盛了星辰大海一般,头上不知道为什么绑了一条白色的星星头巾,尾部垂在地板上。

【看我每回都把安迷修挠的哇哇叫。】

Emmmmm你那样子安迷修店长会哭的吧……金每次听雷狮这么说都为安迷修捏了把汗,尾巴轻轻地晃了晃。

嘉德罗斯听到雷狮的话睁开了一只眼睛,左眼下面的黑色星星胎记随着动作跳了一下。它只是很不屑的喵了一声,尾巴缠上金的腰又闭眼睡了过去。

安迷修是住在格瑞家对面的宠物店店长,而雷狮则是店里和店长最过不去的一只猫,格瑞不止一次看到安迷修试图帮雷狮洗澡结果却被挠的一脸抓痕的样子。

“要不就把它的指甲剪一剪吧,不能总是这么挠你吧。”再一次见到安迷修的惨状后格瑞还是忍不住提了个建议,安迷修听了之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手里拿着棉签蘸了酒精帮自己消毒,嘴上还不消停:“诶,没关系,其实雷狮还是对我很好的啊~”

我可没看到。格瑞腹诽,抱起寄放在他店里的金和嘉德罗斯,冲他说了再见以后走出了店。

“我都那么说你好话啦,今天好好听话洗澡好吗雷狮!……呀!”

呵,人类。

走出店门的一人两猫从来没有这么一致的想法。

3

对于洗澡这件事情金和嘉德罗斯一向是站在同一个战线上的,每当格瑞手里拿好了猫用沐浴露朝着它们俩走过来的时候永远都是它们两个最团结的时候。

金不喜欢洗澡的原因纯属是不太喜欢水把毛都打湿的感觉,虽然格瑞给自己洗澡的时候动作总是很舒服,但是对于洗澡这件事情……它还是很抗拒的!

而嘉德罗斯估计是真的不喜欢洗澡,起码金哄一哄就会乖乖的窝在格瑞的怀里去洗澡,而嘉德罗斯则完全不是这样。每一次都是要让格瑞满屋子的找它直到实在没有地方躲了以后,才能被格瑞找到空子提着它去洗澡。

格瑞对于嘉德罗斯经常躲到衣柜上方的行为表示无语。

你以为我看不到你吗!

在洗澡的时候一般是两只猫一块洗,而在一起洗的时候嘉德罗斯往往会用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不喜欢洗澡,比如时不时扑向正在抹沐浴露的金,比如突然挠向格瑞。但是自从格瑞拿着指甲剪把它的指甲剪掉之后这个行为就没有什么威慑力了。

格瑞给它们洗澡的动作总是很轻柔的,金洗澡的时候喜欢盯着格瑞看,海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格瑞有时候也会柔和了表情盯着金看,嘴角略微有了些弧度,但是一人一猫的对视往往不会持续很久,因为旁边还有位金毛祖宗呢。

嘉德罗斯直到现在对于金的保护欲还是非常强烈,无论是面对谁。上一次凯莉和紫堂幻来家里撸猫的时候,凯莉只是把金抱了起来,嘉德罗斯就已经挠向了她的长筒袜。

而对于格瑞,嘉德罗斯也只是微微放松了警惕而已。主要表现在平常他被抱起来可以,但是金被抱起来超过30秒它就绝对会叫的超凶!

嘉德罗斯:【超凶 .jpg.】

而金对于嘉德罗斯对它的保护欲丝毫没有自觉,每天格瑞回来都是第一个冲到玄关迎接,完全没有作为一只猫主子的自觉性。

雷狮和嘉德罗斯对于它的这种毫无自觉表示非常痛心。

就像现在这样,金乖乖躺在格瑞给它们俩准备好的盆里洗澡,还发出舒服的呼噜声,旁边的嘉德罗斯很是不屑的睨了它一眼,闭上眼睛任由格瑞他在自己身上抹沐浴露。

但是这种乖巧也仅仅是体现在洗澡后期,在格瑞拿着吹风机朝它们俩走过来的时候,金还是下意识的躲在了嘉德罗斯的身后。

这已经是两只猫的习惯了。

但是格瑞怎么可能让它们俩湿着毛在家里木地板上跑来跑去?他在这件事情上面态度还是非常强硬的,既然嘉德罗斯挡在前面那就先把它吹干吧。

目睹嘉德罗斯被带走的金:QAQ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罗斯!

嘉德罗斯:喵嗷嗷嗷嗷!

在嘉德罗斯非常强烈的反抗下,格瑞还是把它吹干了,刚吹干的毛蓬蓬的,嘉德罗斯蹲在格瑞旁边,活像一只球。

吹干金相对来说要轻松很多,因为金舍不得去挠格瑞,平常不小心挠到了还会紧张兮兮的盯着格瑞,水蓝色的眼睛眨了又眨,看的忍不住让人心软起来。

用凯莉的话来说,金不被人喜欢真的是不可能,光是那双眼睛就能俘获一群人的芳心,比如她自己。

金乖乖的趴在格瑞的腿上,一只肉垫还搭在他的手上,时不时因为风闭上眼睛,小下巴抬起来,一副乖顺的模样。

金被吹干了以后就被在旁边虎视眈眈了许久的嘉德罗斯一口叼住后颈给拖走了,两只猫吃的明明差不多但是体格却不知道为什么差了那么多,嘉德罗斯和金蹲在一起感觉比金大了整整一圈……

格瑞在后面看着两只猫的体型,深刻思考起来要不要给金加餐的问题。

4

关于养猫的问题格瑞一向是去问住在对门的安迷修的,安迷修也经常会很热心的回答他的问题,邻里关系非常融洽。

不过偶尔也会出现以下对话。

“两张,不能再多了。”

“三张,就三张!”

“就两张。”

“格瑞,就三张,就三张!”

“……我拒绝。”

别误会,他们只是在交换猫片的问题上有一点小小的争执罢了,特别是在关于金的猫片上面,安迷修从来没能在格瑞手上拿到超过两张以上的金的照片。

从来没有超过两张。

多让人难过啊。

不过没关系,他还可以吸活的!安迷修每次在格瑞把家里的两只猫都托付在店里的时候都在心里这么想。

不过也就只能想想了吧。

嘉德罗斯的爪子和牙可不是吃素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挠的满脸都是痕迹的安迷修:……我好难过。

金每一次对于安迷修试图靠近自己的行为毫无察觉,因为每一次安迷修要接近它的时候都被嘉德罗斯拦下来了……

但是安迷修并没有死心,而是在喂午饭的时候再次将手伸向了金,这一回嘉德罗斯还没来得及扑上去挠安迷修的脸就错愕的看到金乖乖的把头抬起来让安迷修摸自己的头。

金其实对于安迷修一直没有摸到自己这件事情也是很介意的,毕竟安迷修总是对自己很好,眼睛也很好看!

小橘猫金对于好看唯一的标准就是眼睛,它一直觉得身边所有的生物都非常好看。安迷修碧绿的眼睛一直让它非常喜欢,也就非常期待安迷修可以摸摸自己。

但是每一次安迷修都摸不到自己,看着他那双有点暗淡的眼睛,金觉得自己也该试图努力一把,主动让安迷修摸摸自己!

安迷修终于是成功的摸到了一直想着的橘猫,高兴的把金抱在怀里,金还温顺的蹭了蹭他的下巴。

至于嘉德罗斯挠上来的爪子还有不知道站在店门口看了多久的冷脸格瑞那就都是后话了。

格瑞决定以后交换照片的时候只给安迷修一张嘉德罗斯了。

当然,安迷修现在还不知道。
















TBC.



嘉德罗斯生日快乐!今年又长大一岁啦www!这个可能会有后续叭,大概( ´・◡・`)







直男摄影绝不认输【x】明信片超好看超可爱!给玛门一个大亲亲!(*´∀`)~♥ @MAMMON

绿谷小天使冲鸭!

绿谷痴汉协会大会员:

投票啊,给小久投票啊!给小久投票的都是天使,都是好人!祝你们平安幸福!!

月刺啾:

今天b萌的b组是小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厚颜无耻来拉票
谁投他谁就是我祖宗!

【all金】和天敌谈恋爱[番外]

*血族pa

*cp为all金,雷者点叉叉哟

*时间线为雷狮刚把受伤的金带回家

*听说all金的题目是血族速打了个番外……还是晚了几分钟,emmmm……



1

今天的雨下的非常大,天色阴沉沉的时不时响起两声雷鸣。卡米尔站在窗边一只手拉着窗帘观望着门口的方向。

大哥不该这时候还没回来的。

帕洛斯从楼上下来,一眼就望见了站在窗边的卡米尔,又看了看四周嘴角轻轻一勾,什么也没说迈步向沙发走去。手指接触到沙发的表面以后他才突然开口:“老大还没回来?”

卡米尔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就把头又扭了回去。

帕洛斯挑了挑眉,伸手掂起果盘里的一粒樱桃,牙齿一咬滋出了红色的汁水。淡金色的眸子眨了眨,终于觉出了一丝乏味的气息。

要是能有些什么乐子就好了。他看了一眼坐在沙发另一边的佩利,挑了挑眉又看向了水晶茶几上的果盘,灯光照在果盘上倒是反射出了漂亮的光,但是看久了也就觉得乏味了。

果然是需要什么新乐子。

佩利原本是拿着肉在啃,他突然闻到了一股很不一样的味道:“人类的味道!还有老大的!”

这个人类身上还有血的味道啊,帕洛斯身为血族一向对于血的味道异常的敏锐,他看向卡米尔,卡米尔显然也是闻到了,眉毛皱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雷狮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怀里还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金发男孩,男孩已经晕过去了,他额上留下来的血在他的脸上显得十分狰狞。

女仆长连忙为雷狮拿来了干毛巾准备为他擦拭,雷狮却自顾自的把干毛巾拿过来就直接罩在了金发男孩的身上,任由自己身上的衣料不停地往下滴水,地毯上洇了很大一块深色印记。

雷狮也没有对男孩的来历多说些什么,直接把男孩丢给了女仆们让他们把这孩子好好清洗一下然后处理好伤口,女仆长点了点头和女仆们一起将金发男孩带去了浴室。

帕洛斯将一切都看在了眼底,好奇的眨了眨眼,嘴角还是挂着和平时一样的笑容:“老大你要不要去休息?”

卡米尔在雷狮旁边站定,实际上他已经站在他身边很久了:“欢迎回来,大哥。要去休息吗?”

雷狮把自己湿透了的白色头巾摘下来甩了一下黑色的头发,右手把刘海撩了起来,唇角一直带着笑容:“暂时不去。”

卡米尔抬头看他:“大哥心情很好吗?”

“算是吧。”雷狮也不管自己的衣服都湿了,直接坐到沙发上,两条长腿交叠,手里把玩着一枚小小的金色徽章,那徽章在光的照射下微微的泛出金色的光来,“也算是捡到有趣的东西了。”

“话说老大你怎么会带着人类回来啊?”佩利两三下把肉啃完,双眼闪耀着好战的光:“带回来练手的吗!”

这蠢狗,帕洛斯暗自腹诽。

雷狮也没在意佩利的说法,摇了摇头,鸢紫色的眸子闪了闪。

“一个很有用的战利品。”

2

金的身体素质不太好,在昏睡了三天以后他才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了不熟悉的布景,吓得他直接坐了起来,在看到屋子里面出现的四个陌生人时又吓了一大跳。

他似乎非常怕人,尽管雷狮他们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血族身份,金发的小男孩还是瑟缩在床头,努力的把自己的存在感减到最小值。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雷狮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很有意思,“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不感谢我吗?”

嗯?金眨了眨眼睛,努力的去回想当时的情况但是记忆太模糊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能冲着雷狮点头:“非,非常感谢您!”

卡米尔拉上了窗帘尽量不让阳光透过来,虽然他们也可以在阳光下活动但是本身的畏光性让他仍是不太喜欢阳光。

房间里的色调一下子暗了下来,金本身有些怕黑,在这种氛围下更是恨不得把自己缩到被子里面。

“你的名字叫什么?”一直靠在门边的人朝他发问,淡金色的眼睛里面空空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金对于人的情绪一向很敏锐,但是对这个人他真的感觉不出来什么,水蓝色的眸子眨了眨,小心翼翼的回答:“我叫金。”

倒是个和长相很相符的名字。帕洛斯背靠着墙 ,冲着金笑了一下,只是这笑容真假就不可知了。

人类男孩,战利品?似乎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佩利倒是大大咧咧的直接坐到了金的旁边,对于男孩来说面前的人有些过于高大了,那双兽瞳又把他吓得一抖。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他还要去找姐姐呢……对了,徽章呢?!

他的脑内猛的警铃大作,脸上的表情也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雷狮看着他这幅样子嘴角微微勾起,。人没多大,反应还不慢,他冲着金晃了晃手里的金色徽章,“你是在找这个吗?”

金看他的眼神一下变得无比警惕,“是的,能请您把它还给我吗?”

小男孩的手在说话的时候抓紧了被子,佩利看着面前的金发小团子突然生出了揉揉头的冲动。想到就去做,这是佩利一贯的作风,当他把手放到金的头上的时候很明显感觉到了掌下之人的颤抖,另一只手直接扯上了柔嫩的皮肤:“你看上去好像很好吃啊。”

噫!金又一抖,这些人都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会这么无所谓的说出来这种话啊!

他想找姐姐……

雷狮把徽章收回了自己的上衣口袋,歪着头冲着金微微一笑:“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在这里生活了,徽章的话等你长大了再说,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想再被人捡走吗?”

小男孩的想法都写在脸上,雷狮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说完了要说的话以后他站了起来,走到床前弯下腰,两个人视线相接。

“我叫雷狮。”

3

女仆们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雷狮他们回家的频率变得频繁了不少。

而且她们突然发现佩利先生居然很会带孩子?

这可是个大发现。

其实对于佩利很会带孩子这一说也只是和另外的三个人对比得出的,金和他们混熟了以后渐渐露出了原本的孩子心性。金喜欢阳光,每天都想要出去玩,而身为血族的雷狮三人很显然不适合带他出去,佩利在这个时候成为了最佳人选。

于是每天佩利都会把金抱到自己的肩膀上,金也会很配合的坐好然后两个人就一起兴奋的冲出去。

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混在一起的两个人无比迅速的成了关系最好的朋友,金每次一有什么事情第一个找的绝对是佩利,摔倒了绝对是佩利第一个冲过去把他抱起来。

某天雷狮终于忍不了了,把金抱到自己的腿上直直的盯着他:“小鬼,你现在在我们里面最喜欢的人是谁!”

金听到问题连犹豫都没有犹豫,露出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声音清脆嘹亮:“佩利!”

又是佩利啊……

后来女仆们又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现象。

比如雷狮先生经常会把玩累睡着的金抱到自己腿上;卡米尔先生经常和金一起吃甜点;帕洛斯先生戏弄金的次数更加频繁了起来。

然而当再一次问金的时候,金眨了眨自己大大的蓝色眼睛,依旧笑容灿烂的回答:“佩利!”

啧,好气哦。
















Fin.




@LOFTER小秘书   这件事真的非常过分了,请小秘书好好查清楚这件事,太太已经被无故屏蔽很多次了

秃奔菌太郎:

【请求转载】
希望大家在转发里帮我也艾特一下小秘书
虽然目前这只是我一个人的困境,但它代表了整个平台的漏洞,有朝一日一定会影响到大家的正常使用

@LOFTER小秘书
不好意思
能不能解释一下
这样是不是有一些过分了
我这一周内已经被无故屏蔽七次了
这几篇都是内容非常健康向上、非常纯爱、甚至连爱也没有的。

所以我想请问一下LOFTER屏蔽文章的标准到底是什么?是看心情吗?

以及如何处理恶意举报
就比如说有个人一直追着我举报,每天都举报我、每篇文章挨个点
请问你们是姑息他、他一点你们马上就来屏蔽我,还是用什么措施处理一下这位恶意满满的用户?

人在暗、我在明
我是一个勤奋产出的用户
我现在遭遇这种攻击,向你们求助是否有用?
还是说干脆连连这一篇也屏蔽掉呢?
请解答,谢谢。

好久没画画了……画一个我喜欢的梅雨酱~复健中……

【雷安/ABO】《逆光》终于生出来啦~

辰溪:

当当当当~


内牛满面终于送去排版了


全文22W+1W未公开古风番外


因为一本太厚 就分了上下册 定价78(运费另算)


预售从6月25日至7月25日 预售结束就开始发货~强调!!!是预售!!!正式发货要到7月25日


购买通道戳我戳我


转发点赞随机抽两名幸运小伙伴送本啦~




【all金】和天敌谈恋爱⑦

*cp为all金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私设向

可以的话↓


等  到金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他起初只是惶惑的眨了眨眼睛,等到意识慢慢回笼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这件事。
    啊,暴露了,还被带回来了。金躺在柔软的床 上,感觉头像是被什么扎过了一样疼,脖颈处被咬的地方也在隐隐作痛,他试图动了一下自己的手,锁链被扯动的声音一下子引来了门外的卡米尔。
   黑发少年依旧沉默寡言,手里的杯子里装着散发热气的牛奶,他把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坐在了床边的木椅上,一言不发的盯着金,似乎是想要一个解释。
   金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其实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不是吗,事实就是他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这是不争的事实。
   卡米尔认真地盯着面前金发蓝眼的男孩子,自己也是看着他从一点点长到现在这么大的,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到了那一边去的?
  明明说好了都不要对对方说谎的,不是约好了吗。
   “金。”他看着金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忍住先软下了语气:“先把牛奶喝了。”
  金听到他的话有点意外的看向他,接触到他的眼神又匆匆避开抬手去拿那杯牛奶,手腕上的手铐发出清脆的声响。卡米尔转头去看窗外的太阳,吸血鬼本来是不喜阳光的,但他这间房却刚好选在了向阳的一面,是为了什么才选在这一面的呢。
  啊,是为了金会因为这个原因才会经常来他的房间吧。海蓝色的眼睛闪了闪,然后又看向了床上的少年。
  金双手捧着喝了一半的牛奶双目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嘴唇无意识地抿紧,眉毛也皱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让他担心的事情。
  卡米尔的目光从金的脸上转移到了他的脖颈上,一眼就看到了昨天大哥留下来的咬痕。现在那片咬痕已经开始泛出来青色,可见当时大哥有多生气。
   不止雷狮,当时他们几个人都是不冷静的。而他早就在金从密缇手下救出自己的时候就听到了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
  那是他一直在担心的,他们和金之间建立起来的脆弱的信任。他一直都很担心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也知道金的内心深处是一直憎恨着吸血鬼的。
   虽然当时是大哥把金救了回来,但金对吸血鬼的那份憎恶不会消除。这一点无论是大哥还是自己,都心知肚明。
   阳光透过纱质窗帘照进来,微风吹动着白色的窗帘带进来一点微微的玫瑰香气。金不自觉的跟着阳光扭头看向窗外,却只能看到窗外的零星葱绿景色,嘴唇抿了又抿还是把头扭了回来。
  沉默的空气持续了很久,直到门口响起了死灵夫人的声音:“抱歉打扰了,卡米尔大人,我可以进来吗?”
  “……嗯。”卡米尔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试着伸出手去抓住金的手,金却下意识避开了,两个人都愣住,金想要解释却一时不知道该对卡米尔说些什么,只能挤出几个苍白的词语:“卡米尔……我……”
   对不起啊。不是有意的。
   这几句话突然变得说不出口了,金最后干脆闭嘴,直接抓住了卡米尔的手。吸血鬼天生的体温低,金猛地一下抓住了他的手冷不丁的被冰了一下,肩膀也抖了一下。卡米尔回握住他的手,一双海蓝色的眼睛藏在红色的围巾后面,映出金发男孩的样子。
  “金?”死灵夫人推开门就看到两个人握着手却谁也没有在说话,气氛尴尬到让她有点不知该进还是退:“卡米尔大人,不如我还是过会再来?”
   死灵夫人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心里却已经在计算如何让灵蝶不着痕迹的混进来了。毕竟这几个吸血鬼并不好对付啊……死灵夫人没有等到卡米尔的回答,暗红色的眸子眨了眨,还是决定先关上门,门关到一半卡米尔突然出了声:“不用了,你给他看看伤。”
  说罢他就起身,犹豫了一下松开了金的手,金抬起手冲他挥了挥,嘴角有了一个小小的弧度,他手腕上的银色手铐因为他的动作又发出了哗啦啦的响声。卡米尔站在他的面前,突然附身捧住他的脸颊在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嘴唇点了一下很快就起来,然后终于是转身走了。
  而金已经被他这个动作弄到脑袋混乱,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死灵夫人等到卡米尔走远才关上门,表情一下子变了,一脸的无可奈何。
   “怎么每一回和你说要小心都不听呢?”死灵夫人在金的床前坐下来,语气里有着和对其他几人完全不同的亲昵还有不加掩饰的担忧:“这一回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发现?你不是一直都藏得很好吗?”
  每一回金受了伤都是她帮他治疗并且藏着不让那几个人发现,所以他才能在那几个人的眼皮子底下藏了这么久。该注意的她也不是第一回叮嘱了,这回实在不明白是因为什么才会暴露。
  金乖乖的抬起下巴,让白皙的脖颈全部都露出来。他看着天花板叹了一口气,道歉的声音闷闷的:“对不起……”
  死灵夫人拿着药往他的伤口涂,听到了道歉手上的动作一顿,拿着棉棒的手使劲的往伤口按了一下,金睁大了眼睛可怜兮兮的嘟囔:“疼……”
   “这就是你什么都不听的下场。”死灵夫人给他脖颈的伤涂好了药,又掀开了被子要检查他腹部的伤口,眼神一个都没给他,很明显是生气了:“你被发现是因为出任务吧?你的队友不可能不提醒你,你为什么不听话?”
  提到队友金一下子记起了他跟着雷狮离开时,安迷修不可置信的眼神,又沉默了下来。双手握了起来,在被子上抓出几道痕迹。死灵夫人瞥了一眼小孩的表情,纠结了一下揉了揉他的金色短发,凑近了金的尖耳,悄声说:“别难过,你会见到他们的。”
  金完全把她的话当成了安慰而已,点了点头低头看向自己腹部的伤口,伤口面积倒是不大,只是刺得比较深,他看着伤口突然冒出一句话:“夫人啊,你说什么时候它才能好啊。”
  “嗯……你如果这回好好休息,说不定一周就可以啦,毕竟我做的药啊!”死灵夫人给他重新包扎好,然后坐直身体认真的看着金,伸出了自己右手的小拇指:“我们约好,这一回一定要听话,好不好?”
  金看着死灵夫人,又看看她伸出来的小拇指重重点头,也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拉上了钩。
  “嗯,约好了!”











    今天上学的路上缺少了那个金色的身影,安迷修骑着车,眼睛却没有在看路,险些撞上走在前面的两个人,走在比较后面的红发女生明显心情不好,扭过头正想发火才发现是熟人,咬了咬唇恶声恶气的打了招呼:“看路啊呆瓜骑士!”
  站在她身边的埃米看了一眼魂不守舍的安迷修,拉了拉自己老姐的衣角:“好了老姐,走吧,要迟到了。”
  说完他就转身拉着艾比走掉了,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安迷修目送他们走远,突然重重的敲了一下自己的双色车把,冲击力震得车把都晃起来。
   格瑞走在昨天走的那天小路上,昨天金还在这里和自己说话,今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这种可怕的对比让他皱紧了眉头,不愿意再想下去,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紫堂幻看起来还算是比较正常的一个,如果忽略掉上课的时候一直盯着金的座位导致一整天下来什么课都没有听的话。
  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够早点送出去的话……紫堂幻摩挲着一直放在包里面的礼物盒的表面,里面是自己精心挑选过的礼物,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已经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了。
   接受礼物的人都不见了,那这个礼物还有什么意义呢。
  傍晚放学的时候几个人聚到一起,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他们聚在一起的角落上方的空气十分压抑,安迷修踌躇了很久开口打破沉默的空气:“丹尼尔让我们今天去一趟分部,说是有事情说。”
   “有什么可以说的?”艾比靠着墙,眼睛盯着地面:“批斗大会吗?”
  “……”安迷修没吭声,埃米碰了碰艾比的胳膊,冲她摇了摇头,让她不要继续说了。艾比撇了撇嘴:“有说是什么事吗。”
  “说是有关这次……任务的事情。”安迷修之前没吭声就是因为艾比说的就是他们现在想的,他们现在谁也不想提起金被吸血鬼掳走了这件事情,偏偏丹尼尔今天叫他们回去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格瑞一直没说话,站在最外围。他的手一直揣在兜里,手心里握着的是金和他都有的护身符。
  话说回来,这个护身符还是金给自己求来的。
  “格瑞格瑞!你看!我给你求来的护身符哦!”
   “……以后别做这么多余的事了。”
   “这种事才一点都不多余!”
  “因为我希望格瑞一直都能好好的啊!”
  那为什么你不让自己好好的呢,笨蛋。
  “既然丹尼尔都说了去,那我们就去一趟吧。”紫堂幻抱着怀里的包,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安迷修看了一圈自己的队友,翠绿的眸子闪了闪,点了点头:“走吧!”

  秋坐在会议室里,脸色阴沉。丹尼尔坐在她身边,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刚刚他把金被吸血鬼掳走的消息告诉了秋,秋当时立马拎起武器要找那家吸血鬼算账,他好不容易才劝的她能够坐下来,现在坐在她的身边他已经感觉到了快要窒息的感觉。
   嘉德罗斯坐在会议桌的另外一面,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刚刚自然也是听到了丹尼尔说的消息。刚要来找他,他就被吸血鬼掳走了?!
  渣渣就是渣渣,还得是他来保护才行。
  会议室的门被人敲响了,丹尼尔扫了一眼显示屏按下了按钮放安迷修一行人进来。还没等几个人全部进来,秋抬起眼扫视了一圈,语气不善:“出任务把队友丢了?”
  “……抱歉,是我没有保护好金。”安迷修首先低下头认错,身为队长他的责任首当其冲,现在被秋一问更是愧疚的无可复加,他明明和秋保证过的。
  “你的保证已经不奏效了吗,安迷修?”秋皱着眉,双手撑着下巴又看向其他人:“还用我多说吗?如果以后都是这样的状态的话,没两次人就给我丢光了!”
  “你们想好这一回怎么把队友救回来了吗?如果你们只是在难过的话,你们就浪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想对策。这些时间里,金会怎么样你们有想过吗?!”
  眼见着秋马上就要上手揍人了,丹尼尔连忙伸手把她拉住,还没开口劝两句又听对面的嘉德罗斯开腔了。
  “这一回的任务队长是谁?”嘉德罗斯转过身盯着站得笔直的一行人,鎏金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们,眼神锐利:“是谁?”
  安迷修皱眉,上前一步承认:“我是队长。”下一句还没来得及说出来他就感到腹部一股大力袭来,下一瞬背部已经撞上了墙,再抬眼看时嘉德罗斯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他。
  “把渣渣托付给你们果然不可信。”嘉德罗斯手里握着大罗神通棍,直直地敲上安迷修脸庞的墙壁,墙壁上顿时出现了蛛网状的裂痕:“告诉我是谁,我去把渣渣救回来。”
   “我的人,怎么可能让给其他人?”

























   是我,咸鱼了很久终于又回来了233333大家去给金投票呀!